暴熊

谢谢聪哥一口糖???这辈子值了??_(:」∠)_
是晴祭哦。

所以为什么华祭没有兔叔????为什么??明明猩觉两位叔都在_(:」∠)_说好的神威的搭档呢

占tag抱歉

但弹幕还很少,可能很多太太还没吃到这口糖?
超大一口哦,聪哥亲手灌的哦_(: 」∠)_

【兔威】让两个人在短时间内爱上对方的36问

突然想起今天是七夕,又想起我写了粮啊!!那发了得了。
回看了仔兔的出场cut,发现不光兔叔啰嗦,神威这孩子话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啊!!!小嘴儿叭叭叭叭的,调侃兔叔可开心了_(: 」∠)_而且脑洞还不小。
而且决不是那种冷硬型角色,撒娇相当上手,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小尾音啥的啧啧啧
是单是双那一集真的,还不萌兔威的时候就觉得仔兔那话说的怪怪的,现在带了cp滤镜再看…这也太醋了……
日语原文和翻译果然还是有些许差异,仔兔原意说的大概是“阿伏兔你居然好这口”(也就是这个类型),但翻译直接翻译成“喜欢”还是有差别的。
还有兔叔“担心的用手划船过来”那里仔兔那个相信你们会来的眼神…细节很甜啊。
个人不觉得仔兔是“杀人狂”类角色,虽然智商高,大局观也强,但仔兔不愿意费脑子,只是【我要做这件事】→【有人妨碍我】→【选择结束其生命这种不留后患又简洁的方法】。
开场废话一直多接下来是比开场废话更无聊的正文,设定是烙阳决战结束后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x】的第七师团的背景,两个人大概是暧昧期,就是周围人最膈应的那个时期,要搂不搂要亲不亲谁都不捅窗户纸更别提捅○○○○○○了。

——————————————————————→
ooc是肯定有的。
如果有觉得“这里实在不妥”请私信我。
因为是问答而已所以两个人都很坦率哦√

1.如果可以跟世上任何人共进晚餐, 你会选择谁?

阿伏兔:……江华大人。我非常好奇,且敬佩她所做的事。

神威:已故的强者,开个宴。以各种方式激怒他们,然后爽一把。

2. 你会想出名吗? 以什么样方式出名呢?

神威:想啊,以宇宙海贼王的名号。

阿伏兔:没什么兴趣,出名除了麻烦不就是麻烦吗。就算出名也是被迫的,宇宙海贼王的副手啥的。

3. 在打一通电话之前, 你会先排演要在电话中说什么吗? 为什么?

阿伏兔:会,因为大部分电话是和春雨的高层,不排演可能会掉头。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也不排演了。去他大爷的爱谁谁。

神威:嗯?不啊,我只接电话,而且通讯录里只有阿伏兔,其他号码都不接哦。

4. 你心中最完美的一天是做哪些事呢?

阿伏兔:在床上有游戏机没有兔崽子的带薪休假。

神威:好过分啊阿伏兔。我的话大概是酣畅淋漓的战斗之后有管饱的美食和米饭,洗个澡然后睡觉。

5. 你上一次唱歌给自己听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唱给别人听又是何时?

阿伏兔:好像没正经唱过歌。有也是调侃别人或者瞎哼的。

神威:不经意的事怎么可能记得住呢。

6. 如果你可以活到90岁, 并能在30岁过后让体态或大脑一直保持30岁的状态到死, 你会选保持体态还是大脑呢?

阿伏兔:大脑呗。体态有什么用,说出来可能有人不信,我跟别人说我是三十代人家都僵住了大叔我内心十分受伤却没法反驳但这不是我的错啊不是我的错对吧。【看向神威】

神威:哈哈哈真讨厌,阿伏兔你看我干嘛,跟我又没关系。体态吧这样就能一直保持巅峰和强者进行有意义的对决和挑战,不过这个问题不现实啊,毕竟我是十八岁的成长期嘛,永远都是。【挑衅的看向阿伏兔】

阿伏兔:【移开视线并狠狠咋舌】

7. 你有曾经预感过自己会怎么死亡吗?

阿伏兔:夜兎或死于战场或死于饿死。【停顿】或被小鬼气死或被公务琐事累死。

神威:最后是不需要的哦阿伏兔。大概会死在战场,但最近开始怀疑这个问题了。

8. 举出3个你与你对面这位的共同点.

阿伏兔:都是夜兎。都不是好人。都是长发。

神威:明明阿伏兔短发挺清爽的。嗯……都是夜兎。命都比较硬。还有…想不出来了。

注:阿伏兔说的夜兎是单纯血统意义的种族。神威说的则是作为拥有战斗天赋这一种族的夜兎。

9. 你人生中你最感激什么?

神威:妈妈。

阿伏兔:感谢小鬼长的不错,不然真的会想弄死他。

10. 如果你能改变你是怎么被抚育成人的, 你会想改变什么?

神威:让妈妈活下去,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阿伏兔:抚育成人没什么要求了,人生重来我不会再管这崽子的闲事儿了,孽缘啊。
神威:【报以友好的微笑】
阿伏兔:……行行行当我没说。

11. 用四分钟跟你对面这位分享你的一生, 越详细越好.

神威:很不幸他都知道。【耸肩并开始坐不太住】

阿伏兔: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无聊夜兎大叔的无聊的前半生罢了。

神威:说嘛。【开始晃动双腿】

阿伏兔:你不会想听的。

神威:诶——

12. 如果你明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获得了某种能力, 你希望是什么能力?

阿伏兔:左臂无限重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在作战时都钟情于老子的左臂。

神威:偷懒不会被阿伏兔发现!

阿伏兔:那是不可能的。今后只会更艰难,忙碌起来吧团——长。

13. 如果一颗魔法水晶球能告诉你有关你自己, 你的人生, 你的未来, 或任何事情, 你会想知道什么?

阿伏兔:事到如今已经没有知道的必要了,对大部分夜兎来说这个年龄人生已经过去一半多了。【靠在沙发背上】

神威:知道了多没意思啊,最重要的是我并不惧怕意外。

14. 你有已经梦想了很久, 想做的事情吗? 你为什么还没去做?

神威:想做海贼王!已经在做了。

阿伏兔:想辞职。没辞。就是感觉还不能走。

15. 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阿伏兔:居然能把长着这样一张脸的兔崽子养成这个脾性,也算是种特殊的能力。

神威:不知道!至少要达成宇宙海贼王。

阿伏兔:喂喂…至少吗……你是不是傻。

16. 一段友情中你最珍视的是什么?

阿伏兔:这人会不会杀了我。

神威:我没有朋友所以不知道啊。【托腮】

17. 你最珍贵的一段回忆是什么?

神威:…能享受妈妈简单但是美味的饭菜,还能接触到妈妈的日子。

阿伏兔:轻松虐小鬼的日子,不能更爽。

神威:【玩儿阿伏兔的假肢】

阿伏兔:快住手,很贵的。

18. 你最糟糕的一段回忆是什么?

神威:不得不追着秃子老爹的背影的那段时期。

阿伏兔:被凤仙老爷子来了一拳。毫无准备,真亏他能对还不到自己腰的兔崽子全力回击啊,夜兎能留下后代的可是少之又少。

19. 如果你知道你会在一年后突然死去, 你会想改变任何你现在的生活方式吗? 为什么?

阿伏兔:立刻辞职跑路爱咋地咋地去。

神威:让你失望了就算是一天后我也不会轻易让你逃掉的哦。不过既然就剩一年了那我就更可以随意折腾了。

20. 友情对你来说代表什么?

阿伏兔:有一起喝酒发牢骚的人。

神威:很遗憾不太懂。

21. 爱与喜欢在你的人生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神威:暂时还没考虑过,因为还不存在啊,可能今后会考虑吧?

阿伏兔:……默默看着就好。没什么别的想法。

神威:阿伏兔有这样的对象吗?说来听听?

阿伏兔:这道题不只是问的观点吗!关我自身情况什么事儿!

神威:那就是有喽?

阿伏兔:哎呀没有!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神威:呼呼呼,好奇而已。

22. 轮流分享你觉得你的恋人应该具有的五项好品质?

阿伏兔:能理解我的工(e)作(xing),最好也是夜兎。主要是以我的工作一时半会儿考虑不到这个问题啊。

神威:抗揍。

阿伏兔:…………千万不能对女孩子说这话记住没。

23. 你的家庭亲密温暖吗? 你觉得你的童年有比别人幸福点吗?

阿伏兔:正常。比别人幸福也不会来当海盗了。

神威:不能一概而论。

24. 你觉得你跟你的母亲的关系怎么样呢?

阿伏兔:还算和谐。

神威:很好。

25. 用"我们"做主语造三个肯定句, 比如"我们都在这个房间里".

阿伏兔:我们俩都不是一个辈分儿的。我们其实都受够了对方。我们这样只是因为身边也就对方活的长点儿。

神威:是这个道理。我们的共同点真的几乎没有。

26. 完成以下句子"我希望我有一个人能与ta分享..."

阿伏兔:新买的游戏盘,总有有趣的双人游戏,可惜没人一起玩儿啊。还有好酒,好酒就要就着牢骚一起咽下肚啊。

神威:想都别想。米饭都是我的。

阿伏兔:谁都没说是米饭!

27. 如果你会跟你对面的人变成亲密好友, 分享一下你觉得对方必需得知道的事情.

阿伏兔:好友算不上。

神威:密是已经够密的了。

阿伏兔:见面频率高到恶心的地步。

神威:然后?阿伏兔有什么要说的?

阿伏兔:实话说咱们最近真的资金很紧,真的,少吃点儿。

神威:既然这样我也有话说,其实我
最近每天都吃不饱。你就这么对待珍贵的生长期夜兎吗?

阿伏兔:个个都像你这样夜兎早就真的灭绝了。

28. 告诉你对面的人你喜欢ta什么: 老实回答, 说一些你通常不会告诉刚认识的人的答案.

阿伏兔:脸。乍一看不知道的以为好人呢。

神威:很好用。

阿伏兔: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神威:你指什么?

阿伏兔:不…没啥。

神威:阿伏兔的话…肩膀吧。

阿伏兔:为啥?

神威:不为啥。

注:阿伏兔的肩膀护过神威背过神威啊【暴风哭泣】

29. 与你对面的人分享人生中很尴尬的一刻.

神威:第一次在春雨开饭,直到阿伏兔他们走进来我才知道那是全团的份,可是我已经快吃完了。

阿伏兔:可怜的食堂大叔以为多了个孩子而已能吃多少,只比平时多做了一点儿。我们站在门口也很尴尬。

30. 你上一次在别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自己哭是什么时候?

阿伏兔:不是我藏着掖着但我真的记不得啊?我可不是旁边这只的年龄了。

神威:……从烙阳回来。

阿伏兔:大叔我义肢都要生锈了啊。【笑】

31. 告诉你对面的人你已经喜欢上ta的什么?
阿伏兔:……………………

神威:在这种时候沉默很过分哦阿伏兔。

阿伏兔:……大概是很率直的部分。

神威:超好用,万能大叔!

阿伏兔:总感觉怎么听着怎么不对…

32. 有什么人事物是太严重, 不能随便开玩笑的?

神威:母亲。

阿伏兔:没什么是太严重的。玩笑也开不起哪干得了这一行。

33. 如果你将在今晚死去, 没有任何再与他人交流的机会, 你最后悔没有把什么事情跟别人说?

阿伏兔:不会后悔吧?会后悔就不会选择不说了。

神威:又不是事事都必须通过交流传达的。

34. 你的家着火了, 里面有你所拥有的一切事物. 在救出你爱的人, 你的宠物后, 你还有时间最后再冲回去一趟拯救最后一样任何东西, 你会救出什么? 为什么?

阿伏兔:伞,保证进一步安全和战斗能力加成的玩意儿。

神威:伞,我还不想因为疏忽被天敌杀死。

35. 你家庭中的所有人里, 谁的死会让你最难受? 为什么?

阿伏兔:这都什么破问题!这题真是什么爱不爱吗有仇吧下一个!!

36. 分享一个你私人的问题, 并想你对面的人询问ta会怎么处理. 之后再请ta回答, 对于你选这个问
题, ta有什么看法?

神威:阿伏兔……

阿伏兔:想都别想。

神威:我还没说。我肚子很饿怎么办?

阿伏兔:可能是你的错觉,你其实没那么饿。忍一忍就过去了。

神威:可是…

阿伏兔:哎呀到大叔我了!!!让我想想问什么…义肢的保养很麻烦哪,大叔我好困扰。

神威:不管它。

阿伏兔:会锈的小傻子。

最后互相凝视4分钟.

一分钟后

神威:阿伏兔你绝对剪短发剃胡子比较好。
阿伏兔:无所谓啦那种事。话说我才注意到,你那根翘起来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神威:啊那个。原来就怎么都压不下去然后就懒得管了。

两分钟后

神威:阿伏兔干嘛老皱着眉毛,我的脸有这么让你不舒服吗。
阿伏兔:是啊。我在想有这样一张脸的小鬼怎么会是抖s。童颜抖s欺诈性真高。
神威:【保持着仰视阿伏兔的上目线眨巴眼】
阿伏兔:【叹气】

三分钟后

神威:总感觉这样仰视你好让人不爽。
阿伏兔:怪我喽。
神威:【坐到阿伏兔腿上】这样就一样高了。
阿伏兔:喂喂。
神威:阿伏兔还记得这个的标题吗?
阿伏兔:啊?
神威:爱上我了吗?
阿伏兔:哈???你是不是傻啊。
神威:诶——也就是说这个一点儿用都没有啊。
阿伏兔:但是吧…
神威:嗯?
阿伏兔:就、就算没有这种东西你应该也知……

四分钟时间到

十八岁青年强吻了三十二岁的大叔。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可喜可贺。


有萌兔威的小伙伴来扩列吗。来啊,一起吸兔威啊,没人一起我都快干涸了。_(: 」∠)_
QQ:1171362977来啊来啊!!!最近活的像在北极圈一样,明明p站上不少太太…为什么国内这么荒凉……啊…………兔威真好……

【泉愁】肾亏……yin魔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3884620395359
有效链接在评论里。
累死我了这次…………
可是愁愁太可爱了啊!!!!
还有六天就高考了我却在这里沉迷愁愁。

【泉愁】说好的车(拖沓着终于写完了一个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7688853284814

这是上次说好的虎石君怀疑直男人生的车,并没啪上。

好用的链接见评论,下次想把小yin魔梗写了……
最近听拉娜德雷的breaking my heart听的满脑子隐晦的车…

【纲骸】一个车。

https://m.weibo.cn/3505010841/4105620749438072
好使的链接在评论里,吃完肉请别光喜欢,点个小蓝手给予些以后写肉的动力谢谢,快乐你我他。

【叶黄】少天,说话。(下)(完结)


叶黄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但恋爱的人,又有哪个想的不多,又有哪个还具备完整的思考能力呢,是吧括弧笑

就是希望他俩好好的在一起,没什么其他想法了

↑这个人是个话唠甚至她的叶修也有点话唠你可以打她。

——————————

叶修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靠在椅背上,吱嘎吱嘎的转着椅子盯着天花板。

人没了,行李带走了,他出事儿不能自己交流,联系不上。

他突然想起什么,抓起桌上的手机给喻文州发信息。

【文州啊少天回去了么?行李也带走了,我联系不上他。】

【没有,少天人没了?我联系下他家里。】

【啊好。】

凌晨

黄少天早就抵达了G市,只不过没回战队,也没回家里,而是去了自己之前为了见朋友的时候不给家里添麻烦和自己清净买的公寓。

他甩下不多的行李,简单收拾了房间和安顿行李之后便拿着手机倒进床里,手机刚亮起信息就一条一条的跳出来,十几个未接来电

大部分都是【死心脏】,还有小部分来自【队长】

【你在哪呢?】

【我没生气】

【你别玩失踪啊】

【熊孩子你在哪??】

【少天,我有话对你说】

黄少天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心如死灰。说啥。有啥好说的,是不是自己写的上锁日志被他瞟着了。要摊牌咋的?

黄少天不禁再一次审问自己。喜欢叶修同志图个啥。帮忙打个副本刷个记录?深夜见面不开房而是啃榨菜。
网吧小包间诶,正常不应该发生点儿什么吗,妈的小电影里都是假的。

其他的呢?好歹喜欢他单位也可以按年算了不是。

黄少天不想放弃,尽全力回忆过去的几年里关于叶修的全部片段。

陪他拼下王朝的不是自己,和他朝夕相伴的不是自己,就连在他落魄的时候给他递上一根烟的都不是自己

喜欢他?喜欢他有屁用啊。光喜欢人家知道个啥啊。

电竞选手的一生就是擂台,只能一直拼杀,为了在台上多待哪怕一秒,只有到最后,提着橄榄枝抬头挺胸的下台,才能叫巅峰。

冠军,荣耀

太多事情牵扯了精力,他喜欢的男人早就不再和他一样热情活跃。成熟,冷静,他总能淡然举起金杯问心无愧的告诉所有人没错他叶修的队伍就是冠军。

叶修为荣耀贡献了一切,不过他是心甘情愿的,奋不顾身的,对荣耀的热爱,职业选手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那自己呢?自己的问题呢?当年父母对他选择的道路提出质疑的时候,自己用行动和实力有利的反击了回去,而如今,再面对那个【荣耀能给你一切么】的疑问,黄少天的回答依旧是肯定的

能,当然能

它还给了我我喜欢的人。

要是没有荣耀,说不定连喜欢的人都还没有。

深爱着的荣耀给了我深爱的人

多好的事儿,听起来一切圆满。感谢荣耀女神。

行了,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想明白的也都想明白了,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再放慢速度呼出,他点开叶修那扭曲的qq头像,平时比思考还快的手指悬在键盘上方不知所措的抬放

在对一个人有些大的空间里,他就盯着暗恋对象那连自拍都不是的头像发呆。

突然响起的铃声吓得黄少天差点掉下床,看着亮起的屏幕,和乍眼的“死心脏”三个字儿,心里想着这男人终究还是不知道体贴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明知道现在自己不怎么能讲话还打电话,平复了心情接起电话,还没等问一句喂对面就传来一句急促的“少天。”

男人貌似因为焦虑声音都哑了些,黄少天刚准备开口先赔个不是报个平安的时候那边又开了口

“听我说,很快,听着,你先听着。”

黄少天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保持住了危险的沉默

“少天。”

“我觉得我应该没弄错。”
叶修停顿了好一会儿

“我想我知道你喜欢我。”

黄少天脑内轰的一声炸了一声惊雷

“但你别误会。”

哦好我不误会快给个痛快吧。

“我也喜欢你。”

等……不对?!这和打算的不一样啊我做的心理建树算啥。

这发展已经不在黄少天做的多种情况考虑范围内了。

“一把岁数经不起吓了,你要是出事儿,我虽然不能说我也不活了,一回来以为你人家蒸发了这给我吓得。但是黄少天,这么大的人了别和小陀螺一样说走就走了就给我留一字条。”

黄少天是第一次听叶修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还是直接听到他的声音。

而电话那头的人还在喋喋不休,应该是用挺长时间在心里打了草稿

“听我说,我想好了。”

黄少天本能的抿紧了唇。

“我会跟我父母说,你爸妈那边我一定扮好金龟婿,咱们尽力争取。就算实在不行,咱们不是没钱,出去躲一段时间,可能是几个月,可能是几年。到时候我弟能帮咱说说好话。”

黄少天有些发笑,这个人做事儿总是这样,脑子转的快,自己还没答应,他连父母那边都做好了打算,小算盘打的一溜溜的。

“孩子什么的不用太操心,我觉得我爸妈这边应该早就做好了觉悟,我们家还有我弟。如果你父母那边说不通,也别担心,能代孕,能领养,更何况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过几年男人生孩子这事儿就普及了。”

叶修越说越快,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这个人他说什么都不想错过,不会再有第二个了,这么喜欢自己还这么可爱的。

黄少天捏了捏手机心想这人说啥呢弟弟是这么用的吗

“总之少天。我还是有和你过一辈子的觉悟和信心的,我想和你在一起。”

两边在短暂的沉默里都像被卡住了喉咙,没一点声音

终究是急切的那个开了口

“少天,说话。”

“嗯。好啊。”

接着黄少天就让干净的嗓音对着叶修紧绷的音尾吻了上去

没有唇齿相依, 没有耳鬓厮磨。

但没有什么不满,以后都会有的。

“……我现在就过去。”

他感觉现在整个世界都捧在自己手里了,他叶修现在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

“挂了。”黄少天很平静,但心底的狂喜正在以不能控制的速度带着心中其他的东西燃烧沸腾

他以最快的速度挂了电话,眼睛却还死盯着屏幕上跳动的字

5:20

五分二十秒

五分二十秒的时间,他们费了六年

黄少天趁着界面消失之前多看了几眼那简单的数字

心里偷偷的想着

这一定不是巧合。

——FIN——

【叶黄】少天,说话。(中5)

注目!

有伞哥梗,没黑伞哥。

关于伞哥黄少在我的设定里应该是从云秀那里知道的,无关紧要

伞哥只是打个酱油,感谢伞哥推动剧情

老叶会发火,莫名其妙,看不惯就打作者吧,没事儿的

oocoocooc

还有一个真相:作者写狗血剧情的时候其实基本都知道自己写的狗血。

致歉,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两个角色。

下周老叶告白!

黄少天也对于叶修做过许多妄想,如果叶修可以比赛过后主动过来和他聊天的话,如果叶修可以说话温和一些的话,如果叶修可以欢笑着搂住他的肩和他一起吃第二个半价的冰激凌喝奶茶的话,如果叶修有一天会从背后抱住他用性感又有些紧张的声音说我喜欢你的话

黄少天想过许多叶修的样子,自己见过的,没见过的,他知道这是每一个暗恋者都会做的,但他也很清楚,就想想。越想越明白不可能,越明白就不想了。

黄少天喜欢的是原原本本的,货真价实的叶修。
叶修是啥样儿,他就喜欢啥样儿的。

但是自己认知范围内的叶修,正在一点点崩毁,日常生活的叶修,照顾别人的叶修,毫无防备的叶修,对自己也耐心对待的叶修,自己心里的叶修面临着不得不被打碎重建的局面。

他看着坐在电脑前,背部大面积都在凳子背上的叶修,手指偶尔敲击一下鼠标,看上去不是在打荣耀

他走过去把小臂叠放在椅背上,叶修回头迷茫的看了看他

【在看什么】

叶修向后抻了抻脖子,想看清屏幕上的字

“查查你那个癔症性失语怎么治。”

【快好了,没关系】

“了解一下总比不了解强吧。”

如果自己说不了话叶修会怎么样?至少黄少天自己认为对叶修没什么影响

黄少天盯着叶修的屏幕发呆,突然想起什么来又拿出手机

【苏沐秋,哪位?】

叶修很明显怔住了,但很快用无常的语气回应

“沐橙的哥哥。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荣耀很强?为什么不做职业选手?】

“很强,是个神枪手,没做职业选手是因为……不在了。”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整个人都向后缩了缩

【有必要牵扯你的精力么?都过去的事儿了。】

叶修突然停了动作,吐了个烟圈出来。

“黄少天。有些事儿没必要知道就别问。”

叶修扭了扭脖子抻了下胳膊。

“我出去转转,一两个点儿就回来,你先睡。”

黄少天坐在地上,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没有目的性的左右滑动,最后点开了机票订购的界面

抬头看了看表,时间倒真是赶巧,麻烦老叶的时间也够长了。

而且好像知道了啥不得了的事儿。

叶修回家之后已经是一片寂静,他打开屋门,看到的是意外空旷的房间

“少天?”

他把各个房间都找了。

“少天。”

他开始疯狂的打黄少天已经关机的手机号

“少天!”

病号失踪。这整的什么事儿。

最终他找到一张床头柜上的留言

【我先回去了昂。谢谢照顾,找时间给你寄箱榨菜。】

黄少天其实没生气,一点都不,这么大的人了不至于因为朋友一句用不讨人喜欢的语气说出的不讨人喜欢的话置气。
折腾了半天叶修并不是除了荣耀什么都不在乎,只是自己恰好不是他在乎的。
管他在乎的是谁,是什么,反正不是自己就是了,多简单个事儿,看给堂堂剑圣折腾的,几年里患得患失和神经病一样。

【叶黄】少天,说话。(中4)

回忆杀有

想再有两章完结,但又不会写结尾

期待老叶告白xxx

一句话双花

黄少天其实是不愿回忆那段时间的,他不想要无果的单恋,但毕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的。

但后来黄少天就不太想见到叶修了,即使看着别的地方发呆也不愿去看他,就算叶修偶尔主动来找他说话他也不怎么回答,也就在网上话还是一样多,黄少天对叶修已经到了能躲就躲的地步,一看到他心就突突直跳,就像是站他对面的不是叶修是只流着哈喇子身高破他三倍的黑熊一样。

非要说的话在他眼里叶修就像开了的鞋带,放着他不管其实没什么大碍,但一看着就闹心,还时不时绊你一下,叶修让黄少天反复对自己产生怀疑。无论是比赛还是人生,他都有自己的把握,但对于叶修他只能不断的下消极的结论。

然后他决定放下自讨苦吃的举在眼前的这片叶子,一心过自己的生活,把视线放回除了叶修的所有事物上。他干脆就和自己摊牌了,喜欢就喜欢吧,反正不见到他也想不起来,可手上还是敲着键盘一如既往刷着屏求pk,可能只能抽他一顿才能清爽吧

不管自己对他有没有非分之想,这人可是荣耀教科书,难得捕捉到就要趁机赶紧提出来。

“黄少天。”

“干嘛??”

“你能不能不烦了?”

黄少天愣了,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刷了一屏,满眼的靠靠靠靠

叶修没再回,黄少天也猜到他八成是屏蔽了

叶修也不是没说过更过分的话,但他感觉一瞬间自己辛辛苦苦当宝贝藏住的“喜欢”被那人一句话就砸了个粉碎。
多大点儿屁事儿。
是啊多大点儿屁事儿。人面对自己的心尖儿的时候事儿就是这么多。

“知道了知道了。”

叶修再解了屏蔽屏幕上就这一句话了

叶修觉得有点不正常,就回了个问号但黄少天什么都没回,头像就灰了下去

如果说黄少天放没放弃叶修,那回答是肯定的,但他到底有没有放弃喜欢叶修,这事儿就不好说了。
每次思考这个问题,他都会想起张佳乐,他曾经特别神经的问过张佳乐

“你真放得下孙哲平?”

“我放得下啊,就是忘不掉。”

多文艺一句话啊,但现实的让黄少天鼻酸

黄少天这期间其实被叶修养的挺好,基本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还胖了几斤,叶修就生怕有一点不顺黄少天心的事儿又让他说不出话,但人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管他是回忆过去还是想象未来,就是天南地北想,也不知道思维是怎么行动的。

叶修想为黄少天屏蔽掉一切外界的影响,但他不知道他自己对黄少天就是个空前绝后的存在。
然而现在,这落灰的角落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黄少天的眼前。

【叶黄】少天,说话。(中3)

感觉文章的走向奇怪了起来

蛇精病老叶出没

ooc ooc ooc

回忆杀有

在叶修像刚当爸爸一样的没什么用的发音辅导下和黄少天个人的不懈努力下,黄少天终于能说一些短句了

“不愧是夜雨神烦大大,恢复力满点。”

还不能说太多话的黄少天高冷的回了一个字儿

“滚。”中指伺候

叶修是个冷静的人,所以他现在能强迫自己和原来一样和黄少天相处。
他不想冲动的和黄少天告白,连词儿都没想好呢。但他已经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眼神死钉在黄少天脖子以下的地方,仿佛随着视线下移,就像目光是激光似的扫过就能把那衣服干净的烧掉

(biu——)叶修在心里默念。

黄少天因为感受到叶修诡异的目光而感到浑身不舒服,瞪了他一眼

“你对我抛媚眼干嘛?”叶修腆着老脸道。

黄少天摆了摆手没说什么

叶修很糟心啊,这人不能多说话这事儿也不能难为人家,但手速那么快怎么连打字给我看也不肯呢

他走过去戳戳黄少天,人家瞥了他一眼继续玩手机,凑过去看看和谁聊天呢,得,文州,叶修在心想不是文州你这种时候怎么就不能心有灵犀帮哥们儿一把呢就拎个拖把哼着歌拖地去了

……黄少天的内心几乎……不,已经崩溃了

他随手点开职业选手群

“老叶犯病了,他唱歌了还干活了。简直了明儿君莫笑要性转了么。”

获得了一片秀恩爱死的快的呼声,别说这一群大老爷们夹杂几个妹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这方面格外敏锐,黄少天怔了怔也就没反驳

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

而正在拖地的叶修正在心里编告白词

【我喜欢你,咱俩处对象吧。】这俗套的告白方式连小学生都不用了

递上帐号卡【这就是哥全部家当了。】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怎么才能说出让黄少天这等把语言这门艺术贯彻的淋漓尽致的话唠满意的告白啊

叶修从未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因为要告白嘴皮子倒腾不过来,本来以为自己会一直就这么不谈恋爱,不结婚,孩子更是想都不想

但叶修面对现在的黄少天,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而黄少天在这边被一堆人一屏一屏刷的心里五味陈杂,说到叶修黄少天绝对心虚,暗恋不说,还是单恋,至少黄少天看叶修的态度……妥妥的单恋,惨的一比。

刚意识到的时候他变的几乎每天都想见到叶修想见到叶修,恨不得每一场比赛都是对嘉世,那人无论是输是赢都依旧从容,笑起来的样子让人看了就不由得有点火大,但看久了就觉得那笑里是满满的自信和宽容,嘲讽说不定只是性格辐射出来的表面现象。

黄少天管不住自己,坐在选手席上眼神就不住的往叶修身上飘,在叶修意识到视线之前赶紧收回自己露骨的眼神,紧盯着屏幕装的像模像样。他想和叶修多说点话,哪怕一句也好,但真的说上话就跟心里想的状况完全不一样了,要不自己就说话不过脑子的一大段一大段的往外蹦,然后被叶修三言两语噎回去,要不就简单寒暄几句之后气氛瞬间尴尬了不少。

最操蛋的一次,黄少天在心里酝酿告白,攥着栏杆前后晃动身体试图掩饰紧张,虽然他意识到自己连腿都抖了。他酝酿好了,心一横,一回头,人没了。

“我喜欢你。”

这是黄少天留给冷清清的走廊的告白。

好歹说出来了。本剑圣不怂。

【叶黄】少天,说话。(中2)

我果然不能写连载类……

感觉要坑

因为我不会写结局【手黄再

短小注意

叶修的唇印在了黄少天的额头上,手指绕着他的发旋打圈,叶修感觉到臂弯里的身体有一瞬间僵硬,却松了口气。

黄少天眨了几下眼睛,好像等着叶修给出足够合理的回答。

“我怂了。而且还没刹住。”
当然这句话叶修没说出来。

“我去给你接杯水”叶修手撑着床就从床沿弹了起来,急匆匆的往客厅奔。

黄少天准备拉住叶修的手还悬在半空,他的大脑还在当机状态,这个吻太突然。他抬手用指节蹭蹭额头被吻过的地方。

认识的时间不短,但且不说这种暧昧的行为,连激动的拥抱和哥们儿之间的勾肩搭背都没有过,黄少天心里有点纠结,他这是被我撩到了还是在撩我???嗯??

叶修在厅里走来走去转了五分钟终于想到了最好的转移话题方式,他把给黄少天接的水往电脑桌上一放就走进房间,指着客厅里刚刚开机的两台电脑

“荣耀?”

黄少天的眼睛噌的一下点了火,甩了被子跳下床就飞速走到电脑前

两个人几场酣战后早已忘了先前的事儿,叶修知道黄少天能说一些语气词了,一边握着鼠标开着小号到处乱晃一边开口唱

“胡大姐?”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回忆了一下这首不知何处的民歌便张口回到

“诶。”

那边叶修咬着电子烟含含糊糊的唱

“我的妻?”

黄少天愣了愣,还是乖乖接唱

“啊?”

叶修笑了两下就没再出声,黄少天总感觉被吻过的地方有点发烫,但他还是选择了和叶修一起傻乐

中午黄少天有些犯困,就又爬回叶修的床上睡午觉,叶修关上自己卧室的门之后就开始反省

本来医生说为了防止更大的精神刺激,最好不要接受任何外界消息,包括画面和音乐。虽然有点过了,但这种与世隔绝的方式确实是最好的稳定情绪的途径了

但叶修实在不忍心让黄少天几个月不碰荣耀,那不得折磨死他

叶修像天天对媳妇儿说【买买买!】的丈夫一样开始申视自己,到底该不该这样惯着他,要是真回复不好一辈子失语症也不是不可能

黄少天就是这么个人,他在的时候你嫌烦,他不在受折磨的又是自己,他安静过头的时候感觉黄少天丧的魂儿都没了,反而存在感极强

所以才说语言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 特别是从黄少天嘴里说出来的,对于叶修来说,是已经习惯了的,甚至有点激发了叶修M潜质的那么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