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熊

空闲愁性转注意避雷!!!

没想到我也有一天会腆个脸在lof上发画。但真的太冷了,要冻死了。
沉迷于愁酱的性转。
愁酱如果是女孩子一定是那种平时实用主义,完全不注意打扮,但舞台上无论是作为演员还是女性都能完美的展现魅力的人。(女粉儿也一大堆√)
总之不管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空闲愁都是那么美好。

拿写字儿的钢笔画的……英雄十块钱以内那个,写字儿特顺滑,便宜又好使。墨水儿也是写字儿的墨水儿…毕加索的,瓶子很美,在这里给妹子们安利

1p愁酱舞台mode
觉得愁酱是大姐姐的感觉,所以觉得和风比较合适。然而在原剧里愁酱走工业摩登风格_(: 」∠)_
2p不知道为什么被不良找事儿打完架的社       会愁姐【x】

“(有人找事儿)为什么不联系我???”

“没必要。(我打的过他们为什么要叫你)”

3p男朋友虎石和泉快气死了

“我可是你男朋友啊!!!!”

“哦。”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个话唠…………_(:」∠)_
有妹子来扩列么!!就算不说话也没关系!!!QQ:1171362977

【泉愁】肾亏……yin魔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3884620395359
有效链接在评论里。
累死我了这次…………
可是愁愁太可爱了啊!!!!
还有六天就高考了我却在这里沉迷愁愁。

【泉愁】说好的车(拖沓着终于写完了一个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7688853284814

这是上次说好的虎石君怀疑直男人生的车,并没啪上。

好用的链接见评论,下次想把小yin魔梗写了……
最近听拉娜德雷的breaking my heart听的满脑子隐晦的车…

【纲骸】一个车。

https://m.weibo.cn/3505010841/4105620749438072
好使的链接在评论里,吃完肉请别光喜欢,点个小蓝手给予些以后写肉的动力谢谢,快乐你我他。

【泉愁】短打(非完整愁酱突然性转梗)

性转梗注意避雷——
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还能产出,上课脑补愁酱的性转梗到没法好好听课。(愁酱的女孩子设定是漂亮型而不是可爱型哦。)∧q∧
如果有人觉得好吃可能会完整的写出来。
想看虎石在愁酱性转之后认真的和她讨论结婚的问题却被愁酱说【即便我会一直是女孩子也绝不嫁给你这种男人。】而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虎石,这样的剧情,有人懂么。
拼命的写了DK和"the" Japan的气氛←相信综艺看的多的孩子都知道我在哔哔啥。
很平淡的故事——
觉得最后会变回来,大傻虎石和泉君终于意识到不管男女自己最喜欢的永远都是陪他傻的空闲愁君然后认认真真在一起。happy end,说真的就算真的要写完这结尾也没自信写好。
“小猫咪”什么太耻了佩服KENNU,我写出“lady”已经是极限了很抱歉【耻到踢腿x】
ooc?        …… 嗯。【所有过去都是捏造的注意——】
——————————————————————

“你先走吧。”空闲低着头提上刚刚掉下的鞋帮,平平淡淡的语调相对平时变高了之后听的人心痒痒

“啊啊啊啊抱歉愁,我会走慢点的——”

竹马就算是变成了女孩子也还是空闲愁。
所以在潜意识里没法像和女孩子约会那样体贴吧,但作为“虎石和泉”来说今天的自己也太差劲了。
虎石在心里暗自反省同时盯着空闲裙子和丝袜中间的绝对领域移不开眼。

“杵在那儿干嘛,快回去吧。”
“愁,别像赶鸭子一样赶我啊。都九点半了我总不能扔你一个女孩子在大街上晃悠吧,我先送你回去。”

“我是男的。”

“我知道!”

空闲垂下长长的睫毛又抬起来直勾勾的看着虎石
上……上目线…
“怎…怎么了愁?”

“没什么。”

“下面,凉飕飕的。”
“肯定的吧…你穿的是裙子啊???”

空闲听言觉得有道理于是拍了拍自己的小裙子还好奇的揪起自己的丝袜边弹了弹,然后抬腿就转头走了

“……愁??愁你去哪!那边是地铁站的反方向啊!…愁!”

地铁上挤的连手机都拿不出来,虎石把着金属柱,回想心累的一天。
愁早上出来等自己的时候被同龄的男生搭讪了,逛街买吃的的时候自己正结账呢一转头就看见愁被不良搭讪了。

愁把他们都撂倒了。

自己还看到了愁的裙底,黑色的安全裤。

上地铁之前想着晚上冷了些去自动贩卖机买点热饮,回来就看见愁被醉鬼搭讪了,被愁无视了。
竹马变成青梅之后麻烦多了很多,但也让他更感觉到lady们的惹人怜惜和魅力了,尤其是愁撂倒不良的时候那干脆利落的飒爽英姿。
两个人现在挨的很近,也不违和,毕竟小时候经常过的是早上睁眼就是对方的大脸的日子。
然后空闲就会迷迷糊糊的揉着虎石乱七八糟的头发告诉他。
“虎石。有眼屎。”
说真的虎石那时候真的想就着这小子的头给他加个buff但下一秒空闲就又睡了过去,滑下来的小手紧紧攥着虎石的衣服。

只能选择原谅他啊,我还能怎么办。十二岁的虎石和泉这样想到。
“虎石。”地铁的轰鸣声盖住了空闲的声音

虎石还在回忆心力交瘁的一天。

唉…可是也难怪,愁真的很漂亮啊,如果真的打出生就是女孩子现在两个人是什么关系还不一定呢。

“虎石。”空闲扯了扯虎石的袖子

“嗯?……哦哦!怎么了?”

“有人摸我。”

虎石猛地抬头,果不其然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紧紧的贴着空闲的身体,看姿势八成把手放在空闲屁股上,而空闲因为环境受限动弹不得,不然这傻子早死了。

虎石拽着空闲的手腕把她夹在自己和柱子之间,让她把头倚在自己的肩窝里

“愁酱~别害羞,还是呆在我怀里吧,如果被什么奇——怪的人挤到就不好了啊。”
男人被虎石咬牙切齿的语调和突然转向他的视线吓得一僵,赶紧转过身去

虎石咂了下舌也就无视了这又怂又龌龊的人渣,摸了摸空闲蜷曲在自己胸前的长发

看空闲没作声也就安静的持续着这个看起来很温馨的姿势,估计谁看到都会以为是男友为了不让女友被挤到抱着她
然而并没有人会看向这个角落,有人终于加班结束精疲力尽的准备回家,有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讨论着银座的店家,依旧是那个冷漠又繁华的城市。

而经常在深夜和女孩子游荡的虎石和泉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警惕,现在自己怀里的人不是涩谷街上随便搂过来的辣妹,不是年长有经验的小姐姐,不是在酒吧搭讪来的职业女性,也不是年轻懵懂的学妹。

是空闲愁。

我的妈呀我抱着空闲愁。

干干净净的气息和让人安心的气场。

虎石和泉在兴奋之前先感受到了生命危机的紧张。
空闲愁生起气来可不是盖的,他能一声不吭的跟虎石干仗最后把他抛尸荒野。

姑且把手轻轻浮在空闲腰上,怀里的人沉默的蹭了蹭他。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女马女马空闲阿女夷队友们木冬前辈team凤的各位我我我我我我可能是个gay

虎石壮起胆子把空闲的腰抱结实了,怀里的人稍微转变了姿势继续窝在他怀里,虎石不想打破现在的场景便也不再动但也没敢低头看空闲。
一个人看着车上的人慢慢减少并内心暗爽的时间很短,快入站点的时候万分不舍的抬起手轻柔的拍了拍空闲的后背提醒她

圆圆的脑袋瓜和柔软的长发一动不动。

弄了半天…

愁你他妈是睡着了啊。

气死我了。但我也只能原谅他…她啊。虎石和泉半提半拽的把空闲拖向门口。

——————————————

被一脚踹进star myu之后啃广播剧生肉啃的很痛苦。
累死我了。
姑且今天听了third stage,好像是说有一次虎石生病空闲为了照顾他晚上还和室友君换了一天宿舍。我的妈呀这两个人。
朋友夸空闲虎石还很骄傲的语气_(: 」∠)_
室友君因为生活习惯被月皇小妖精凶了——

我竟然有点想写泉愁的淫魔梗我可能是疯了我居然连愁酱都不放过_(: 」∠)_

【叶黄】少天,说话。(下)(完结)

这次写的比前些章节长了不少,也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更,想让各位老爷体会一口气完事儿的快感。

在我眼里叶黄的爱情会是异常曲折的,但结局一定会是好的,我觉得,至少我希望,叶修的情商还是正常值,还是个知道把少天捧在手里偶尔宠溺一下的好男人

至少我觉得,爱里的人心情相差无几

叶黄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但恋爱的人,又有哪个想的不多,又有哪个还具备完整的思考能力呢,是吧括弧笑

就是希望他俩好好的在一起,没什么其他想法了

↑这个人是个话唠甚至她的叶修也有点话唠你可以打她。

——————————

叶修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靠在椅背上,手近乎脱力的垂下,一时间寒意从心底蹿到了指尖。

人没了,行李带走了,他出事儿不能自己解释,联系不上。

他突然想起什么,抓起桌上的手机给喻文州发去信息,平时那双无价的手此时却不受控制的颤抖,第几次?第一次还是为了一叶之秋来着吧,叶修模糊的想

【文州!少天回去了么?行李也带走了,我联系不上他!】

【没有,发生什么了么?少天不见了?我马上联系他家里。】

【好】

凌晨

黄少天早就抵达了G市,只不过没回战队,也没回家里,而是去了自己之前为了见朋友的时候不给家里添麻烦和为了自己清净买的不大不小的公寓。

他甩下不多的行李,简单收拾了房间和安顿行李之后便拿着手机倒进床里,手机刚亮起信息就一条一条的跳出来,十几个未接来电

大部分都是【死心脏】,还有小部分来自【队长】

【你在哪?】

【我没生气】

【你别玩失踪啊】

【你在哪??】

【算我求你了,接电话】

【别出事】

【少天,我有话对你说】

这次,叶修的焦虑是为了他,叶修的苦恼是为了他,叶修的担心是为了他,但黄少天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是友情怎么可能会是想要的东西

这份感情让自己付出又得到了什么?

黄少天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打个副本刷个记录?其他的呢?对啊,其他的呢,那不光是可靠的前辈,曾经憧憬的斗神,那是喜欢的人啊,还有么,一定还有什么自己忘了的

黄少天不想放弃,尽全力回忆过去的几年里关于叶修的全部片段

他绷紧了每一寸肌肤,心脏上的肌理无一处记录的不是叶修,但却一片苍白

陪他拼下王朝的不是自己,和他朝夕相伴的不是自己,就连在他落魄的时候给他递上一根烟的都不是自己

喜欢他?喜欢他有屁用。

他们是要养活自己的成年人,是顶尖的电竞选手,喜欢这点破事儿,应该是十年前谈的了吧

电竞选手的一生就是擂台,只能一直拼杀,为了在台上多待哪怕一秒,只有到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人,提着橄榄枝抬头挺胸的下台,才能叫成功

冠军,荣耀

太多事情牵扯了精力,他喜欢的男人早就不再和他一样热情活跃,成熟,冷静,他能淡然的倒掉奖杯里快溢出的鲜血,迫不得已,其中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人的多少情感

叶修也被荣耀牵扯了太多精力,不过他是心甘情愿的,奋不顾身的,对荣耀的热爱,职业选手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那自己呢?自己的问题呢?当年父母对他选择的道路提出质疑的时候,自己用行动和实力有利的反击了回去,而如今,再面对那个【荣耀能给你一切么】的疑问,黄少天的回答依旧是肯定的

能,当然能

它给了我我喜欢的人啊

要是没有荣耀,说不定连喜欢的人都还没有

想到这里,黄少天轻松了不少,还有荣耀,无论何时,还有荣耀陪着我

每次自己消沉的时候,这句话总能救自己一次

深爱着的荣耀给了我深爱的人

多好的事儿,听起来一切圆满

行了,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想明白的也都想明白了,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再放慢速度呼出,他点开叶修那扭曲的qq头像,平时比思考还快的手指悬在键盘上方不知所措的抬放

在对一个人有些大的空间里,恋慕和痛苦一起被寂静埋葬

突然乍起的铃声吓得黄少天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手忙脚乱的折腾了几下总算是让手机先落到了桌子上,看着亮起的屏幕,和乍眼的“死心脏”三个字儿,心里想着这男人终究还是不知道体贴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明知道现在自己不怎么能讲话还打电话,平复了心情接起电话,还没等问一句喂对面就传来一句急促的“少天。”

男人貌似因为焦虑和压力声音都哑了些,黄少天刚准备开口先报个平安的时候那边又来了口

“你先什么都别说,听我说,很快,听着。”

得,秒秒钟打脸。黄少天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保持着难得的沉默

那边的叶修应该是做了一个深呼吸,黄少天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他也会紧张

“少天,我觉得我应该道歉。”

“不光是今天对你发火,还有”叶修停顿了好一会儿,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缓缓启唇

“我知道你喜欢我”

黄少天脑内轰的一声炸了一声惊雷

“我知道放着你这些年是我太狡猾,但你别误会”

黄少天攥紧了拳头,绝望的等着最后的判决

“我也喜欢你。”

等……不对?!这和打算的不一样啊!一切准备都做好了你突然来这么一句几个意思?!玩我?他妈你也喜欢我你整我这么多年?!扯淡呢?!

黄少天已经无暇哀伤了,这发展已经不在多重情况考虑范围内了,去你大爷的叶修

“所以,你别吓我。一把岁数经不起吓了,你要是出事儿,我虽然不能说我也不活了,但是黄少天,你在不在对我来说绝对不是说说玩儿的事儿”

黄少天是第一次听叶修说这么多话,还是直接的用声音传播,他大脑已经当机了,连是不是事实都不知道了

而电话那头的人还在喋喋不休,应该是用挺长时间在心里打了草稿

“听我说,我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耍你,我想好了。”

黄少天抿紧了唇,牙齿隔着唇瓣移动发出的声音准确的传到脑内

“我会跟我父母说,你爸妈那边我一定扮好金龟婿,咱们尽力争取。就算实在不行,咱们不是没有存款,出去躲一段时间,可能是几个月,可能是几年。我觉得难搞定的也就我父母,到时候我弟能帮着说话,我尽力。”

黄少天有些发笑,这个人做事儿总是这样,脑子转的快,自己连答不答应都没说,他连父母那边都做好了打算

“孩子什么的不用太操心,我觉得我爸妈这边应该早就做好了觉悟,我们家还有我弟。如果你父母那边说不通,也别担心,能代孕,能领养,更何况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过几年男人生孩子这事儿就普及了。”

叶修越说越快,每一个音里都夹杂着紧张和期望,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他现在只想挽回黄少天,这个人他无论如何不想错过,可能不会有第二个人,这样喜欢自己了

他做了第二次深呼吸

“总之。黄少天,无论怎样,我有和你过一辈子的觉悟和信心,我想和你在一起。”

黄少天一瞬间忘了呼吸,叶修的声音听起来都带着烟味,那声音就这样浸在满腔柔情里

两边在短暂的沉默里都像被卡住了喉咙,没一点声音

终究是急切的那个开了口

“少天,说话。”

“嗯。”

接着黄少天就让干净的嗓音对着叶修紧绷的音尾吻了上去

没有唇齿相依天雷地火, 没有十指相扣耳鬓厮磨, 没有华丽的辞藻和缠绵的情话,但喜欢的人正在说喜欢他啊

不够么?

够了

还多出一点,像有些腻人的蜂蜜留在舌尖的清香

“……我现在就过去。”

叶修的声音有些颤抖,兴奋的颤抖,没有错过,没有遗憾。他感觉现在整个世界都捧在自己手里了,沉甸甸的,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心里

“挂了。”黄少天很平静,但心底的狂喜正在以不能控制的速度带着心中其他的东西燃烧沸腾

他以最快的速度挂了电话,眼睛却还死盯着屏幕上跳动的字

5:20

五分二十秒

五分二十秒的时间,他们费了六年

黄少天趁着界面消失之前多看了几眼那简单的数字

心里偷偷的想着

这一定不是巧合。

——FIN——

【叶黄】少天,说话。(中5)

注目!

有伞哥梗,没黑伞哥。

关于伞哥黄少在我的设定里应该是从云秀那里知道的,无关紧要

伞哥只是打个酱油,感谢伞哥推动剧情

老叶会发火,莫名其妙,看不惯就打作者吧,没事儿的

oocoocooc

还有一个真相:作者写狗血剧情的时候其实基本都知道自己写的狗血。

致歉,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两个角色。

下周老叶告白!

黄少天也对于叶修做过许多妄想,如果叶修可以比赛过后主动过来和他聊天的话,如果叶修可以说话温和一些的话,如果叶修可以欢笑着搂住他的肩和他一起吃第二个半价的冰激凌喝奶茶的话,如果叶修有一天会从背后抱住他用性感又有些紧张的声音说我喜欢你的话

黄少天想过许多叶修的样子,自己见过的,没见过的,他知道这是每一个暗恋者都会做的,但他也很清楚,那样的叶修很好,但那样就不是叶修了啊。

黄少天喜欢的是原原本本的,货真价实的叶修。

但是自己认知范围内的叶修,正在一点点崩毁,日常生活的叶修,关心别人时的叶修,毫无防备的叶修,对自己也耐心对待的叶修,自己心里的叶修面临着不得不被打碎重建的局面,黄少天有些害怕。

他看着坐在电脑前,背部大面积都在凳子上的叶修,手指偶尔敲击一下鼠标,看上去不是在打荣耀

他走过去把小臂叠放在椅背上,叶修回头迷茫的看了看他

【在看什么】

叶修向后抻了抻脖子,想看清屏幕上的字

“查查你那个癔症性失语怎么治”

【快好了,没关系】

这发言真够周泽楷的。 叶修在心里想

“了解一下总比不了解强吧”出发点很暖心,但语气就是欠

更何况他的出发点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自己说不了话叶修会怎么样?至少黄少天自己认为对叶修没什么影响

黄少天盯着叶修的屏幕发呆,突然想起什么来又拿出手机

【苏沐秋,谁】

叶修很明显怔住了,但很快用无常的语气回应

“沐橙的哥哥。”

【荣耀很强?为什么不做职业选手?】

“很强,是个神枪手,没做职业选手是因为……不在了。”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整个人都向后缩了缩

【有必要牵扯你的精力么?都过去的事儿了。】

叶修突然停了动作,把鼠标很用力的扔向一边,砸在墙上又弹回来一些,叶修猛地起身揪住黄少天的领子,黄少天一瞬间没反应过来手机都掉在地上

“黄少天你……”他几乎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然后又缓缓的放开,背过身去深深地吸了几次气

回过头看到的是第一次见叶俢发怒有些惊魂未定的黄少天

“我出去转转,三个小时左右就回来,你先睡。”

叶修拿了烟打火机拎了件外套就近乎逃一样的走了

黄少天真不是那个意思,手机上原定的【带着他的份一起把荣耀贯彻下去不就行了】还没打完,叶修为了一个他不知道的人生气了,为什么?哪一句?怎么说?他想道歉也无从下口啊

黄少天恍惚的坐在地上,木讷的捡起手机和电池装回去,手指在屏幕上没有目的性的左右滑动,最后点开了机票订购的界面

抬头看了看表,三个小时,足够了

叶修回家之后已经是一片寂静,他打开屋门,看到的是意外空旷的房间

“少天?”

他把各个房间都找了,甚至衣柜

“少天”

他开始疯狂的打黄少天已经关机的手机号

“少天!”

最终他找到一张床头柜上的留言

【我先回去了。】

去哪?和谁?做什么?为什么?

黄少天其实没生气,一点都不,他只是觉得不明白的事情全都明了了,叶修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只是自己恰好不是他在乎的,这么简单的事,竟然困扰了自己这么多年。

黄少天不是没有自信,这只是暗恋者的身份赋予的深情与卑微。

【叶黄】少天,说话。(中4)

回忆杀有

想再有两章完结,但又不会写结尾

期待老叶告白xxx

一句话双花

黄少天其实是不愿回忆那段时间的,他不想要无果的单恋,但毕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的。

但后来黄少天就不太想见到叶修了,即使看着别的地方发呆也不愿去看他,就算叶修偶尔主动来找他说话他也不怎么回答,也就在网上话还是一样多,黄少天对叶修已经到了能躲就躲的地步,一看到他心就突突直跳,也不知道在跳个什么劲儿。

非要说的话在他眼里叶修就像开了的鞋带,放着他不管其实没什么大碍,但一想起来就闹心,还时不时绊你一下,叶修让黄少天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无论是比赛还是人生,他都有自己的把握,但对于叶修他只能不断的下消极的结论。

然后他决定放下叶修,一心过自己的生活,他干脆就和自己摊牌了,喜欢就喜欢吧,反正不见到他也想不起来,纵使心里惨被自己刷屏,手上还是敲着键盘一如既往刷着屏求pk,可能只能抽他一顿才能清爽吧

“黄少天”

“干嘛”

“你能不能不烦了”

黄少天愣了,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刷了一屏,满眼的靠靠靠靠

叶修没再回,黄少天也猜到他八成是屏蔽了

黄少天觉得有点反应不过来,叶修也不是没说过更过分的话,但他感觉一瞬间自己辛辛苦苦当宝贝藏住的“喜欢”被那人一句话就砸了个粉碎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烦了。”

叶修再解了屏蔽屏幕上就这一句话了

叶修觉得有点不正常,也有点不明觉厉,就回了个问号但黄少天什么都没回,头像就灰了下去

有的人才醒,但有的人早就千疮百孔了

如果问黄少天放没放弃叶修,他的回答是肯定的,但他到底有没有放弃喜欢叶修,这事儿就不好说了,每次质问自己这个问题,他都会想起张佳乐,他曾经特别伤感的问过张佳乐

“你放得下孙哲平么?”

“我放得下啊,但就是忘不掉。”

多文艺一句话啊,但现实的让黄少天鼻酸

黄少天这期间其实被叶修伺候的挺好,基本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叶修就生怕有一点不顺黄少天心的事儿又让他说不出话,但人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管他是回忆过去还是想象未来,就是天南地北想,也不知道怎么想到的

叶修想为黄少天屏蔽掉一切外界的影响,但他不知道他才是黄少天的不愿被触及的角落,然而现在,这角落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黄少天的眼前

【叶黄】少天,说话。(中3)

感觉文章的走向奇怪了起来

蛇精病老叶出没

ooc ooc ooc

回忆杀有

在叶修没什么用的发音辅导下和黄少天个人的不懈努力下,黄少天终于能说一些短句了

“不愧是夜雨神烦大大,恢复的嗖嗖的,这方面技能点果然高。”

还不能说太多话的黄少天高冷的回了一个字儿

“滚。”中指伺候

叶修是个冷静的人,所以他现在能和原来一样和黄少天相处。他不想冲动的和黄少天不负责任的告白,连词儿都没想好呢。但他已经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眼神死钉在黄少天脖子以下的地方,仿佛随着视线下移,目光就能像激光扫过一样把那衣服漂亮的烧掉

(biu——)叶修在心里默念。

黄少天因为感受到叶修诡异的目光而感到浑身不舒服,瞪了他一眼

“你对我抛媚眼干嘛?”

得,黄少天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那就算了,你认为那是媚眼,那就是吧。

黄少天摆了摆手没说什么

叶修很糟心啊,这人不能多说话这事儿也不能难为人家,但手速那么快怎么连打字给我看也不肯呢

他走过去戳戳黄少天,人家瞥了他一眼继续玩手机,凑过去看看和谁聊天呢,得,喻文州,叶修在心里默默诅咒喻文州手速永远上不了三百之后就拎个拖把哼着歌擦地去了

……黄少天的内心几乎……不,已经崩溃了

他随手点开职业选手群

“老叶又犯病了,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求推荐h市的精神病医院,急,在线等。”

获得了一片秀恩爱死的快的呼声,别说这一群大老爷们夹杂几个妹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这方面格外敏锐,黄少天怔了怔也就没反驳

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

而正在拖地的叶修正在心里编告白词

【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这俗套的告白方式连小学生都不用了

递上帐号卡【请收下我的全部家当。】会被人家拍死的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即使巧舌如簧也不知道怎么说出让黄少天这等话唠满意的告白啊

叶修从未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因为要告白嘴皮子倒腾不过来,本来以为自己会一直就这么不谈恋爱,不结婚,孩子更是想都不想

但叶修面对现在的黄少天,直觉告诉他,错过了这辈子就别想了

而黄少天在这边被一堆人一屏一屏刷的心里五味陈杂,说到叶修黄少天绝对心虚,暗恋不说,还是单恋,至少黄少天看叶修的态度……妥妥的单恋。

刚意识到的时候他变的几乎每天都想见到叶修想见到叶修,恨不得每一场比赛都是对嘉世,那人无论是输是赢都依旧从容,笑起来的样子让人看了就不由得有点火大,但看久了就觉得那笑里是满满的自信和宽容,嘲讽说不定只是性格辐射出来的表面现象。

黄少天管不住自己,坐在选手席上眼神就不住的往叶修身上飘,在叶修意识到视线之前赶紧收回自己露骨的眼神,紧盯着屏幕装的像模像样。他想和叶修多说点话,哪怕一句也好,但真的说上话就跟心里想的状况完全不一样了,要不自己就说话不过脑子的一大段一大段的往外蹦,然后被叶修三言两语噎回去,要不就简单寒暄几句之后气氛瞬间尴尬了不少。

最操蛋的一次,黄少天在心里酝酿告白,攥着栏杆前后晃动身体试图掩饰紧张,虽然他意识到自己连腿都抖了。他酝酿好了,心一横,一回头,人没了。

“我喜欢你。”

这是黄少天留给冷清清的走廊的告白。

【江周江】老师不让一起上厕所啊(段子)

老师不让一起上厕所梗,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美术生paro,虽然没什么用

日常,没任何波澜起伏

@起个名儿真费劲←这就是蹲墙角的逗比,大家快来围观

#蛇精病向注意#

江波涛放下尖端已经磨平的铅笔,提了提自己已经僵硬的肩膀,手交叉在一起向上抻拉身体,放松后舒爽的呼了口气

他戳戳身边的周泽楷,压低声音

“出去转转?”

周泽楷点点头,起身要往门口走,江波涛又摁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了回去,周泽楷抬头递了一个疑惑的目光

“老师不是说了不许一起出去么,我先出去,小周等一下,这样比较好。”

周泽楷默默的转了回去,坐在凳子上转了好几圈才往外走,江波涛正倚着墙看手机

“咱们去楼下那一层吧?”

“嗯。”

周泽楷很乖的跟在江波涛上一个台阶的位置,有些拖拉的走完了楼梯

然后两人上厕所,聊天(江波涛单方面的),瞅两眼手机,至于这期间调皮的江波涛调侃了枪王的枪,两个人偷偷打个啵儿之类的事儿就当做不知道吧

直到走回画室门口周泽楷还在用手背给有些发烫的脸降温,想进去的时候又被江波涛摁了回去

“等下小周,咱们装作不是一起回来的比较好。”

“……”

“小周在这里等一到两分钟就好了。”

周泽楷迷茫的眨了几下眼睛,便默默的靠着墙蹲下

江波涛更迷茫 这是要干啥

然后周泽楷擎起了自己从骨骼美到指甲的手

摆起了数字。

1 . 2 . 3 . 4 . 5……

摆到十几的时候那场景萌的不敢看

“噗……”

江波涛已经摁下门把手的手都有点抖

妈呀小周你怎么这么可爱

周泽楷疑惑的看看他,江波涛赶紧摇摇头,进到了画室里

过了一小会儿周泽楷也开门起来了,还险些和出去的老师撞个正着,他脸颊微微鼓起,江波涛知道那是周泽楷有点小别扭的表现

周泽楷走到江波涛身边的时候不轻不重的戳了他腰侧一下

江波涛本能性扭开

然后他终于开始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周你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不明白其中笑点的周泽楷继续戳他

[副班咋了?]杜明抻个脖

[……是不是今天中午我把我饭里的秋葵混在他的青椒里被发现了?!]孙翔一扔笔惊呼到

[副班告诉过你不要挑食,而且那特么是个人都吃的出来。]

[用不用给副班六个核桃喝?据说补脑啊。]

[翔翔你为什么和自己过不去。]